首页 > 食野 > 野食记

野食是天地赐予的,无需复杂的烹饪而自然鲜香美味。因此,打野食别有一番乐趣。

最常见的野食,便是野菜。荠菜,苦菜,羊蹄棵,马齿苋,灰灰菜,野辣菜,野苋菜,蒲公英,紫地丁,马兰头,争先恐后,数不胜数。但最常见的,还是荠菜、羊蹄棵和灰灰菜。初春的荠菜,鲜嫩,水灵,适合采挖,用来包饺子,包馄饨,做春卷,烧汤,有一种特别的清香。羊蹄棵要掐头吃,淮北人掐下它的嫩头,洗净拌点面,上锅蒸熟,撒点细盐、香油和蒜泥拌匀吃一碗,饭菜都有了,十分爽口。灰灰菜也要掐它的嫩头吃,下面条最好。

野菌子则属于上乘野食,可遇不可求。山间自有竹笋、花菇、香菇、鸡枞等山珍不说,我所在的淮北平原,也有不少野生菌子。常见的有蘑菇、木耳和地脚皮。倒下的朽木甚至大树的枯枝上,常常长出一簇蘑菇或木耳来,水灵灵的,很抢眼。采回家洗净,可以炒肉,也可以炒青菜,散发淡淡的木屑香。雨后的枯草丛,有时会长出星星点点的地脚皮,紫褐色,指甲大小,亮晶晶的,像木耳但比木耳小很多。拾起来泡在清水里,洗净,最适合炒鸡蛋,也可打汤,有野草的清香,不腻口。

采摘野菜和野菌子不怎么费力,也不需要太多的智慧,只要付出劳动和时间就好,适合妇女、老人和孩子。但打野食的高境界,还是捕食野味,这属于男劳力的活儿。以前山区主要是打猎,打鹿、打鸟、打野猪甚至打狗熊的都有。在平原地带,主要是捕鱼和打野鸡野兔。

撒网捕鱼是男人的事。事实上,在我老家很少有人为了捕鱼织渔网或买渔网。我们就地取材捉鱼,改善伙食。大人用扒沟儿或竹罩儿逮鱼,孩子们则用纱网袋儿捉鱼。扒沟儿是一根竹竿连着一个半圆形的网袋,竹罩儿则是竹子编的一个喇叭形的罩子。到一个有鱼的河沟,水深就用扒沟儿,扔下扒沟儿到水底,再快速拽上岸,扒掉水草就看见活蹦乱跳的草鱼;水浅就用竹罩,高挽起裤管下水,瞅准游鱼快速按下竹罩儿,鱼儿就在竹罩里,下手把水搅浑,鱼儿一露头就能抓住。我们男孩子就用大人扔掉的纱网,剪成长方形,对折后缝成一个口袋,两侧用线绳系住,再用绳子系在竹竿一头;把馍屑撒在网袋底面,网口用一根树枝撑开,放进沟塘水里,像钓鱼的样子。三两分钟,飞快提起网袋,活蹦乱跳的小鱼儿就出现在眼前。

打野鸡和兔子也是男人的事。秋收前后,野鸡多起来,它们有五颜六色的的羽毛,会飞。大人们分成两拨,一拨拉起又高又长的丝网,守在地头;另一拨则从远处举着竹扫帚高喊着驱赶野鸡。野鸡惊慌失措,向张网的地方飞,撞网后被捉,成了村民的下酒菜,羽毛则成了孩子们的玩具。捉野兔要等到下霜以后,那时草木枯萎,肥硕的野兔就没了藏身之处。猎枪被收,人们用网捉野兔,跟捉野鸡差不多,但要在野兔出没的地方,用矮网围成一个大圆圈,再逐步缩小范围,直到发现野兔;也有养几只狗,驯养狗去捉野兔的,几只狗发现野兔,把它追得筋疲力尽,束手就擒。最有意思的一次,是我舅到地里拉干红芋秧子,在一团干秧子下面发现一只野兔,它想要逃跑却被秧子缠住,被舅舅活捉,成了我们一家人晚上的牙祭。
 

我小的时候,喜和小伙伴一起捉野虫。春天,椿树上生满了“椿蹦蹦”,翅膀上布满红点和黑点,十分鲜艳,后来知道它的学名叫斑衣蜡蝉,捉一些用野火烤着吃,有鸡肉的香味。初夏的夜晚,知了狗(蝉的幼虫)钻出地面,往树干上爬。不等它蜕皮,我们打着手电筒去捉,一晚能捉半水桶,洗净放油锅里煎熟,酥香解馋。秋天的豆地里,油子(学名蝈蝈)长肥了,叫声清脆悦耳,也是一种美味野食。我们到地里捉油子,除了留几只养着,其余的用豆秆串起来,放在篝火上烤着吃,特别是带籽的油子,烤得焦酥油亮,很香。

小时候的夏天,河塘水漫,芦苇和香蒲一片翠绿,不时有野鸭嘎嘎地贴着水面飞过。我们喜欢在河塘里游泳戏水,追赶野鸭。在野鸭出没的地方,河滩或岸边草丛,偶尔会发现一窝野鸭蛋。谁最先发现属于谁。有一次我找到一窝野鸭蛋,青幽幽的,晶莹如宝石,一共有五颗,我乐呵呵地揣回家,被母亲夸了一番。晚上,母亲薅来一把小葱,炒了一盘香葱鸭蛋,那个香啊,好像到现在还没有散。

野食之香,在于自然的收获,在于未知的诱惑,在于一片属于我们自己的碧水蓝天。青山绿水和山珍野味是自然的馈赠,失之难求。如今回味起来,它们是我永远新鲜的乡愁。

推荐: 野食记 初春应该多吃哪些食物?适当吃野 新泰:春食野菜当心“有毒” 医生
播放次数:
内容摘要
野食是天地赐予的,无需复杂的烹饪而自然鲜香美味。因此,打野食别有一番乐趣。 最常见的野食,便是野菜。荠菜,苦菜,羊蹄棵,马齿苋,灰灰菜,野辣菜,野苋菜,蒲公英,紫地丁,马兰头,争先恐后,数不胜数。但最常见的,还是荠菜、羊蹄棵和灰灰菜。初春的
标签:野食
来源:未知时间:2017-03-07 18:10作者:小食责任编辑:小食
热点推荐
热门排行
首页 | 网站地图

Copyright @ 2017 foodia.com.cn,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3041339号

电脑版 | 移动版